写在接触相机两年之际(1)——我的镜头们

2014.12.19 23:18 Fri| 13 visits 旧文| Text

从07年4月开始用单反,两年的时间一晃就过去了。过手的相机,镜头也有了那么好几个,数码的,胶片的,单反的,双反的......尝试了这么多,终于逐渐发现适合自己的器材。

先说镜头吧。第一个镜头是著名的佳能狗头,18-55mm efs。现在回头看来,它的成像确实不能和L级定焦相比,但是它给我的记忆却是永远的。来美国读书后第一次回国,九寨沟,成都,大连...... 后来想试试长焦的感觉,进了个长焦里的狗头,75-300mm。刚拿到它的时候,特别喜欢去拍体育比赛:像水球这样的运动,以前是根本不会有兴趣去看的,用它也记录下了不少有趣的瞬间。这个头的成像也不咋样,后来卖了。

在网上看了牛人们的照片,就觉得变焦镜的成像确实不如定焦,除了小小白IS之类那很少几个。和大多数人一样,我的第一个定焦是50mm 1.8,传说中的塑料小痰盂。这个镜头的做工是差了点,但是2008年的Picnic Day拍下来,它的成像直接让我沉醉了,从此踏上了定焦之路。

凡是佳能的用户,怎么可能不尝试一下C家的镇家之宝,L级镜头呢?即使是最便宜的L级定焦镜,200mm 2.8L,和我之前用过的一比,也是判若云泥。手感,成像,对焦,都高出一个数量级。飞翔的白鹭,可爱的松鼠,气质的小猫,从此成为我镜头中的常客。凭着这个镜头,我的一幅白鹭拿了个小奖,这也是对我的一个很大鼓励吧。

在我的摄影之路上,老镜头有着不可替代的作用:价钱便宜,可以多多尝试。平均二三十刀一个价格,我有24mm Vivitar,50mm Yashica,135mm Carl Zeiss Jena,150mm 135mm Carl Zeiss Jena四个。这些镜头早已停产,最年轻的Vivitar也有20年的历史,东蔡的135mm更是和我们的共和国同龄,今年60岁了。老骥伏枥,壮心不已;今年的Picnic day的所有照片就是用这个60岁的东蔡135mm拍的。

从这些老镜头身上,我看到了镜头的光学设计发展:最老的东蔡135mm,是Triotar结构,用3片玻璃就能实现很好的成像,卡尔蔡司的实力不容置疑;比它稍晚的东蔡150mm,是Tessar结构。大名鼎鼎的天塞结构,当年有“鹰眼”的美誉,保罗鲁道夫用4片玻璃实现的;50mm镜头则是Planar结构,对称的双高斯,在现代镜头中也应用广泛。

在用Vivitar 24mm的过程中,我逐渐发现这个焦段在40d上的等效,也就是38mm左右,我用起来很舒服。于是又进了个Sigma的24mm 1.8,这个镜头的对焦不咋样,经常跑焦,但是它的微距功能挺好玩儿的。年初去波士顿开会,就带了这一个镜头,用下来感觉很顺。

在色影无忌上看了锦尘等人的大作后,也想尝试一下14mm超广镜头那容纳一切的力量。Sigma14mm的成像还是很不错的,可惜用了好一阵我还是不能把握这个镜头,太广了。只好出掉,以后慢慢练功力吧,说不定几年之后再进一次。

数下来,经过我手的镜头也有10个了;当然,现在我手上所有的现代镜头已经卖掉了,只剩4个老家伙。这9个镜头都是用在135相机上的,以后,我一定会尝试中幅镜头,大幅镜头:罗敦斯德,斯奈德,仙娜,林好夫......中大幅的世界广着呐